• xpj娱乐场app微矩阵:
  • 掌尚舟山APP 掌尚舟山APP
  • 舟山论坛APP 舟山论坛APP
  • xpj娱乐场app微信 xpj娱乐场app微信
  • xpj娱乐场app官方微博 xpj娱乐场app官方微博
您的当前位置: 首页>xpj娱乐场app首页>畅游舟山

他“唤醒”了普陀山一块有故事的明朝石碑

2021年06月15日 08:47 来源:舟山晚报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
  虽然普陀山面积仅12.5平方公里,但是不可移动文物却有100处。这些文物古迹不仅是普陀山一道独特的名胜景观,更是岁月与历史的见证。
  人类会经历生老病死,这些文物也一样逃不开自然法则。如何与时间赛跑,助它们延缓衰老抑或重焕青春?文物保护工作就显得尤为重要。可以说,在文物身上,不仅有它自己的生命,还镌刻着文物保护工作者的时间。6月12日是我国“文化和自然遗产日”,今天本报带领大家走进90后普陀山文物保护工作者高升的日常,一起“倾听”他与普陀山那些文物的故事。
修缮完的《渡海纪事碑》
  见证普陀山万历中兴的石碑重见天日
  普济寺不远处的香华街,有一处老庵堂,里面矗立着一座明代碑刻,高3.3米,宽1.75米,厚0.24米。它是普陀山古碑之一,也是市级文物保护单位。
  碑文上记载了万历三十一年(1603年)督抚浙江都御史尹应元等大批官员渡海登临普陀山视察的盛况。据说,这块石碑是由督造太监张随建造,并题写了匾额“海山天柱”。这块石碑建造的那一年,也是普陀山万历中兴驶上了“快车道”的重要年份。
  如今,虽然因为时间太久石碑上字迹已经模糊,但这块载满历史印记的石碑,如今也是香华街上一道靓丽的风景。
  而就在两年前,这块碑刻的表面还覆盖着一层厚厚的石灰,一半被埋在土里,且周边整体环境也较差。可以想像,在历史的进程中,它一定遭受过不少“伤害”。
  据说,早在清康熙年间,这处碑亭就遭受过打击,当时亭子损毁废弃,仅有石碑留存了下来。后人在这处石碑的地方建造了房屋,才得以让石碑保存下来。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“破四旧”的时候,为了保护这块石碑,民众自发在碑上涂满了石灰。
《渡海纪事碑》修缮现场
  1992年,政府整修法喜斋,无意中发现了这块沉睡了近四百年的明朝石碑。虽然石碑保存了下来,但上面的摩崖石刻被石灰封盖了。“一半在土里,上面满是石灰。 ”这也是高升第一次见到《渡海纪事碑》的模样。
  在高升眼里,它不仅仅是一块古碑,更是一件有生命的珍贵物品。高升在接到上级领导对《渡海纪事碑》进行修缮和展示的要求后,第一时间投入到抢救工作,以期让石碑尽快重见天日。
  怎么修缮最好?高升每天花大把时间与相关公司讨论,仅方案就修改了3次。第一项任务是要把埋在地下的石碑挖出来,这个过程看似简单,其实却异常艰难。高升每天盯在旁边,生怕工人一不小心,损坏碑体。
  经过两三次高压蒸汽的无损清洗后,石碑上的石灰才被冲洗干净。为了能尽力恢复石碑上的文字,高升又对石碑进行拓片。这些拓片资料如今都被完好地保存了起来。
  那段时间,高升几乎天天都“陪在”石碑身旁,一呆就是一整天。经过半年时间的抢修,石碑终于重见天日。
  让法雨寺九龙殿恢复往日风华
  杨枝观音碑,多宝塔,法雨寺九龙殿并称为“普陀山三宝”。九龙殿又称大圆通殿,据《普陀山志》记载,康熙三十八年(1699年)三月,皇帝南巡至杭州,接见了法雨寺住持性统,下发“拆金陵旧殿以赐”圣旨,发金陵城内琉璃瓦12万张,并撤旧九龙殿改建,故有现在“九龙殿”之名。
  在九龙殿游览,导游都会讲到九龙殿顶上的九龙藻井,它属于明代旧物,九条木雕金龙工艺精湛,巧夺天工。据传,九龙殿是明故宫的九龙殿整体搬迁到普陀山的,九龙藻井原是放在朱元璋金銮宝殿之中。
  不仅如此,九龙殿的建筑造诣也非常高,九龙殿的屋顶是单层重檐山顶,属古建筑中第二等级。九龙殿整体结构无梁无钉,堪称一绝,法雨寺也是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
  “文物也是有寿命的,时间久了难免会出现破损。”高升回忆,2018年刚到普陀山不久,他就“半途”加入到九龙殿修缮工作中。他着手整理资料上报省里,为九龙殿争取到了100多万元的文物保护专项资金,专款专用保障了九龙殿的修复工作。
  九龙殿修复进行了一年半时间,也成了高升心里最深的记挂。每天上班,他都会去施工现场盯着,就连晚上下班散步,走着走着,发现自己又走到了九龙殿。“看到拆下的每块琉璃瓦,每个木结构都完整保存好了,我才安心。”高升说。
  你要是有机会前往九龙殿游览,可以细心观察一下,修缮处与其他地方有没有区别。如果没有,那这也是高升他们所最希望达到的效果。
高升日常巡查文物点
  要对普陀山文物进行“人口普查”
  四年前,高升从西北大学考古系研究生毕业。毕业旅行,高升和同学到普陀山游玩,可能是天生的缘分,高升被普陀山深深吸引,后来顺利考入了普朱管委会旅游和文化体育局。
  还记得刚来普陀山,为了尽快熟悉情况,高升花了两个月时间,每天至少走两三万步,几乎把普陀山的不可移动文物点都走了一遍,看保存情况,看存在问题,做好记录,其间没有下过一次山。
  经常有人问高升,怎么耐得住山上寂寞的生活。高升会说,在他眼中每处文物都像是一个会讲故事的老者,修复保护的过程就是听他们讲述自己的前世今生,他很享受这样的过程,况且自己本来就是考古出身,已经习惯在深山,戈壁工作。读大学期间,高升曾跟随陕西省考古研究所前往“全国十大考古发现”之一的陕北石峁遗址,参与发掘工作,整整3个月时间手机没有信号。
  在普陀山工作的四年中,靠着对普陀山历史与文物的崇敬,热爱,高升的确耐住了寂寞,也铆足了干劲。他陆续配合完成了普陀山朱家尖文物保护工作领导小组的成立,4处文保单位的修缮审批,修缮和监管,2处省级文保单位和22处市级文保单位保护范围,建设控制地带划定。
  目前,高升正在对辖区内33处市级以上文保单位进行“四有档案”编制,目前已经完成19处。这项工作相当于文物界的“人口普查”,通过三维扫描,拍照,录像等方式,对文物单位完整建档,并明确文保单位的责任管理方。
  采访最后,高升说自己最大的期望就是,若干年后,市民游客到普陀山依旧能看到普陀山各处文保点,历史古迹依旧完整地呈现。这也是他默默坚守普陀山的最大动力。
  据统计,目前全市有不可移动文物849处,其中包括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4处,省级文物保护单位12处,市县级文物保护单位139处。全市业余文保员,文保专家,系统内文保干部共计100余人。
原链接: 作者:何菁 曾燕 高升    

掌尚舟山客户端

此新闻可在《掌尚舟山》APP同步收看,扫码下载随时阅读舟山新闻

Baid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