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岛城随感

海客谈丨长江“十年禁渔”带给我们的启示

2021.01.11 09:53 一叶扁舟

  新年第一天上午,农业农村部以湖北省武汉市为主会场,以上海,江苏,安徽,江西,河南,湖南,重庆,四川,贵州,云南,陕西,甘肃,青海13个省(市)为分会场举办长江“十年禁渔”启动活动。国务院副总理胡春华在主会场讲话,并宣布长江“十年禁渔”启动。

  2020年1月1日起,长江流域332个水生生物保护区已实现全面禁捕。2021年1月1日起,长江流域“一江两湖七河”等重点流域实行全面禁捕。这一牵涉到11.1万艘渔船,23.1万名渔民退捕的重大举措,必将有力扭转长江生态环境恶化趋势,为母亲河带来勃勃生机。长江“十年禁渔”波及全国,更给渔都舟山带来诸多有益启示。

  不间断禁渔 才有望恢复生态

  同样是渔业资源衰退,珍稀鱼类濒临绝种,同样是连续多年延长禁渔期依然没能迎来生态恢复,长江流域与东海渔场可谓难兄难弟。

  2016年,习近平总书记在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指出,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,“共抓大保护,不搞大开发”。2018年,他在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又指出:长江生物完整性指数到了最差的“无鱼”等级。要求“科学运用中医整体观,追根溯源,诊断病因,找准病根,分类施策,系统治疗”。长江禁渔,正是在习近平总书记直接关心,亲自过问下逐步推进的。

  在春季鱼类产卵的季节实行禁渔,是一项最直接的养护鱼类资源的措施,在一定程度上保护了鱼类繁殖。但短暂的休养生息之后,过度甚至非法捕捞卷土重来,春季禁渔的初衷就难以实现。因此,从2006年起,就有专家开始呼吁长江流域全面禁捕十年。专家认为,长江主要经济鱼类性成熟的时间是3~4年,10年禁渔将有2~3个世代繁衍。

  持续禁渔才有望恢复生态,这个道理舟山人应该很容易接受。不说别的,就拿眼下价格不断上涨的红膏梭子蟹来说吧,个头是不是比从前小了很多?一些老人说,年轻时咬不动蟹脚钳,现在反而咬得动了。这是因为,从前的红膏梭子蟹多为长了三四年的成年蟹,而现在却是当年生当年捕的“早熟蟹”,怎能长得结实?带鱼之类的鱼类也同样如此,为了维系族群繁衍不得不以性早熟应对人类的大强度捕捞。不但越来越少,而且越来越小,长此以往必定鱼将不鱼。

  长江“十年禁渔”的启动,开创了不间断禁渔的新路子。海洋与江河的具体情况虽然不同,但生态修复的原理却是相通的。针对资源现状,变季节性休渔为不间断休渔或许是大势所趋。尤其在经济鱼类产卵,洄游的重点海域,更有必要实行长期禁渔。唯有如此,才能真正迎来海洋生态和渔业资源的复苏。

  转产转业宜早不宜迟

  “十年禁渔”会影响人们吃鱼吗?会影响渔民生计吗?这应该是影响决策最重要的两个问题。从长江流域来看,资源衰退已导致年捕捞量不足10万吨,仅占全国淡水水产品的0.15%,禁渔后对中国人餐桌的影响可以忽略不计。而对本就惨淡经营的渔民来说,结合禁渔帮助他们上岸另寻生计,不失为精准扶贫之策。前期调研时就发现,很多渔民经济拮据,过着穷苦的日子,所以不愿让下一代再靠打鱼为生。

  这两个问题,放在舟山同样是有解的。

  伴随着渔业资源的衰退,近海捕捞量一直在减少,四大经济鱼类早就断了汛期。与此同时,养殖业和远洋渔业对餐桌的贡献率却在不断增加,人们的消费习惯也在此消彼长中悄然改变。与其挨到竭泽而渔的那一刻被动弃渔,真不如主动转产转业涵养资源。

  舟山渔民同样盼望转产上岸,眼下渔区下一代已鲜有人子承父业,渔民中外来民工的比例正在逐年增加。通过中央和地方财政投入,落实发展产业,务工就业,扶持创业和公益岗位安置等措施,长江流域各地已累计落实社会保障21.8万人,帮助16.5万人实现转产转业。自贸区时代的舟山正逢产业振兴,经济腾飞的机遇期,无疑为有序消化转产转业渔民提供了难得机遇。

  从2006年最早提出“十年禁渔”的提议,到2019年初转变为中央部委的政策决定,前后经历了13年。舟山真要实行不间断长期禁渔也不会在一夜之间,应该还有时间调适口味,安排转产。只是,时间不是用来消耗的,而是用来做事的。早定思路,早谋出路,才能赢得主动避免被动。

  全国一盘棋 舟山不妨先落子

  长江“十年禁渔”从西到东牵涉10多个省份,谋划近海禁渔从北到南纵贯沿海地区,同样要下好全国一盘棋。再大的棋局也是从第一步开始的,有渔都之誉的舟山不妨率先落子。

  舟山渔民亲身经历了渔业资源的盛衰演变,对生态保护的重要性,迫切性最为感同身受。事实上,现行的东海禁渔制度也是舟山渔民最早呼吁并带头执行的。这些年来,我市各渔区在践行禁渔的同时积极减船减产,逐步趟出了一条转产转业的路子。与此同时,各级政府,执法部门,基层组织也在艰辛的禁渔实践中积累了宝贵的治理经验。这一切,都可成为长期禁渔的可靠铺垫。

  “全国渔业看舟山”,舟山下好禁渔先手棋显然具有全局意义。舟山对渔业依赖度如此之大,一旦为长期禁渔做好了准备,还有什么地方迈不过这个坎呢?

  长江“十年禁渔”已现初步成果,专家感叹:鱼类的繁殖能力实在是很强的,只要为它们提供休养生息的机会。武汉市自2020年7月1日实施长江“十年禁渔”以来,长江武汉段频频出现江豚身影。长江江豚是长江特有的鲸豚类动物,原本已濒临绝迹,被誉为“水中大熊猫”。如今出现的数量之多,次数之频繁,持续时间之长,都是近10年来罕见的。这一好兆头,着实令人兴奋。老一辈舟山渔民念念不忘的渔场奇观,能否同样通过禁渔重新出现?

  所有未来,皆可期待。

Baidu